更多新闻

第十届“尤努斯全球社会企业日”在德国慕尼黑召开

作者:陈嘉玲

尤努斯教授通过网络在本次论坛中致辞

2020年6月26日-28日,第十届 “尤努斯全球社会企业日” 在德国慕尼黑召开。

来自科学、艺术和文化、政治、商业、体育和社会等行业的各国参会者在线上及线下的会场上聚集在一起,共同探讨我们的未来之路,思考我们未来经济活动的目的及发展方向;制定走出危机的共同策略,希冀人类能够再次在我们的经济和生态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著名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为尤努斯教授庆生


会议恰逢尤努斯教授八十寿辰,珍妮·古道尔研究会创始人珍妮·古道尔 (Dr. Jane Goodall)、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 (Ray Dalio)、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 (Thomas Bach) 等通过网络,特地向尤努斯先生表达祝贺,感谢他对贫困这一社会性议题及创造更公平美好的新世界所作出的持续努力。


本次会议与位于孟加拉国的尤努斯教授实时连线,并由尤努斯教授进行大会致辞并出席个别分论坛发言。以下为尤努斯教授提出的三个以新冠疫情为背景,社会企业(即企业的创立旨在解决社会问题而非从中获利)为核心的相关思考。


| 疫情下国际社会经济体系转型的必要性 |


(图片来自网络)

在新型冠状病毒成为突发紧急公共卫生事件前,全世界已然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环境气候灾难、高失业率、财富分配不均匀这些环境、经济、社会问题让地球很有可能不再是合适的人类栖息地。我们应该回到一个这样的世界吗?现在正是我们该做选择的时候了。如果我们要创造一个净碳排放量为零的世界,一个失业率为零的世界,一个没有财富集中的世界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创建一个具有社会,经济和环境意识的新世界的绝佳时机。


新冠疫情后的经济体系必须是一种由社会意识驱动的体系,设立并推进以社会意识为核心的计划和行动,发展更包容的商业新模式,如社会企业。在新冠疫情肆虐之时,我们可以通过居家隔离躲避病毒的传播,但之于其他具有强毁灭性的全球环境问题而言,如全球变暖、海平线上升等,我们无处可躲。


我们人类发展所乘坐的火车已来到了悬崖边界,因为我们现行的经济体系导致的种种问题,迫使我们人类走向灭亡的道路。在这一危险边缘,新冠疫情爆发了。从一个积极的角度来看,新冠疫情给予我们了一个重要的机会,一个让我们改变方向、重构经济体系和世界的机会。新冠疫情恰好为我们争取到了时间得以停下,好好审视我们目前的经济社会体系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与趋势。我们是要走回曾经的道路,还是从头来寻挖掘更多经济、社会、环境发展的全新可能性呢?如此一来,我们会驶向另一个终点吗?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我们不应该沉溺在过去。不走回过去的老路是最基本的法则。而社会企业就是能切实拓展新道路的一重要组织。


| 疫情下的微型企业家与社会企业 |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大多数经济学家来说,非正式经济(“灰色经济”)中的人们并没有为正式经济做出贡献。但这持有这一观点的人并没有意识到,与此同时,这些非正式经济的工人被正规的经济系统拒之门外,此体系拒绝为他们提供相对应的福利与服务。相比于称他们为非正式经济中的工人,我们更应该称他们为微型企业家,去认识到他们的劳动及经济效益也同样为正式经济做出重要的贡献,属于宏观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他们也应当享有金融服务,以度过难关并获得更好的生活。


新冠病毒肆虐的期间再次向我们展示了将这类微型企业家纳入金融机构服务对象的必要性。我们需要切实、具体的举动,帮助他们突破困境。我们必须好好的利用社会企业、社会金融机构及普惠金融的概念,如格莱珉银行,让这些企业为人们创造良好且完善的生活,让人们无需再四处奔波寻求生存的一线生机,让他们过上自给自足、独立自主的新生活。


| 疫苗全球公益 |


(图片来自网络)


疫苗应当成为一个全球公益品,其研发及渠道信息应当以一种公开透明的形式进行分享,允许被各个合规合格的组织生产派发到全球各地。我们不应当拒绝那些没有足够资金来向制药业、制药公司来支付高昂疫苗价格的贫困人群。我们呼吁社会企业在全世界生产和/或分发疫苗。我们邀请所有社会、政治和卫生组织重申我们保护所有与贫困、歧视、性别、疾病、丧失自主或功能或年龄相关的弱势群体的集体责任。


签署请愿书:http://www.vaccinecommongood.org/


论坛现场
       /   格莱珉 中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