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新闻

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在亚洲普惠金融生态建设与数字化发展圆桌会上的发言要点

首先,我想和大家分享新冠疫苗应成为全球公共品的倡议。我看到许多国家在为疫苗研发作努力,有的承诺今年年底前能完成研发,并开始生产疫苗。如果疫苗供货不足,到时将会是怎样一个局面?疫苗交易会是一个好产业。自脊髓灰质炎疫苗研发成功后,科学家将其定义为全球公共品, “疫苗不是个人所有,而属于每个人”,推进了疫苗快速普及世界各地。新冠疫苗也可以通过同样的方式,将其定义为全球公共品,普及世界。为什么我们不把新冠疫苗定义为全球公共品,让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及时接种疫苗,同时确保没有能力支付的病人能免费接种疫苗,有能力支付的病人付费接种疫苗?这是我对世界的倡议,我想让中国加入。中国可以通过打开国门,允许任何人都可以生产中国研发的疫苗,领导全球战胜这次疫情。我希望中国国家领导人能衡量我在博鳌论坛提出的倡议。中国政府需要在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做好领导者的角色。

其二,我们希望回到疫情暴发前的世界吗?一个不值得我们回往的世界,一个气候变暖,带来负面影响的世界,一个不宜居住,生活越来越差的世界。我很确定,全球各地的青少年,中国的青少年,正在抱怨父母那一代,他们极度不负责任地忽略了这些青少年的未来,因为现在他们的未来是黑暗的,他们没有未来。我们希望回到那样的世界吗?那真是我们想做的吗?

新冠疫情缓解了气候变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各种工业机械,受新冠疫情的影响而停止了。如果工业机械继续处于停止状态,我们就不会有任何气候变暖的问题。新冠肺炎也缓解了疫情前的另一个问题,即财富分配不平均。世界上1%的人口掌握了世界99%的财富。99%的人口只有世界上1%的财富,这样的世界是不可持续的。

其三,人工智能时代即将到来。公司会为了扩增利润而大量裁员。人工智能企业化将成为企业的发展目标,裁员潮来时,会带来一个巨大的失业问题,增加世界的不稳因素。受疫情影响,我们再也不能回到疫情前的世界。

怎样确保我们既不回到过去,又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第一个决定是,不回到过去。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世界,我们要找到一种新模式。在其他工业机械处于停滞状态时,我们应该反思,对当前形势,自身做一些改变和调整。

建设一个新金融体系,是全新设计整体经济的首要任务。金融体系必须重视世界上那50%往往被忽略的底层人群。传统金融体系并未完全覆盖金融科技、小额信贷和中小企业人群。虽然小额信贷正在增长,但是世界上仍有一大部分人群完全被排斥在金融体系外。

怎样能解决?通过小额信贷和主流金融组织、金融机构给予帮助,成为主流金融系统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如何才能使小额信贷以及任何为最贫困人口提供资金的活动处在金融体系的核心,而不是作为其脚注?这是基本问题。我一直倡议小额信贷不应该从穷人手中赚钱,而是应该作为一个社会企业,更多地帮助人们解决问题,不赚取私人利润。在我们的生活中,企业利润最大化已成常态。我们应该在新的世界里建立不以赚取私人利益为目的的企业。在金融领域,我们应该创造更多不以赚钱为目的的社会企业性质的银行,为底层人士提供前所未有的帮助,从而有效解决财富不均等问题。我们要以全球的视野来分析和解决问题,不仅仅是这里和那里。我们讨论过金融科技和金融体系中的科技。科技是工具,没有思维。是我们的思维去运用科技来实现我们心里的目标。


       /   格莱珉 中国  /